返回主站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共產黨員網 > 河北黨史 > 正文

【周恩來與河北】邯鄲調研知真情(5)

發布時間:2021-02-01 10:58:50來源:河北黨史網作者:新聞熱線:0311-87908405
分享到:

  “北方的重點又是河北”

  邯鄲地區是一個美麗富饒的地方,每到清明谷雨季節,天藍日麗,勃勃生機。田野上一望無際的麥苗像綠色的海洋,隨風波動,呈現出一派豐收的景象。但是從1965年春開始,我國北方地區遭受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旱災,地處冀南的邯鄲地區旱情尤為嚴重。這里一連300多天沒下一場透雨,池塘干枯,河渠斷流,地下水位下降,有的地方挖地三尺不見濕土。全區受災面積多達520多萬畝。山區200多個村莊和部分平原村莊飲水發生了困難。旱情一直持續到1966年春季。禍不單行,3月8日,邢臺地區又發生強烈地震,波及邯鄲。無情的自然災害嚴重地威脅著邯鄲人民。

  1966年新年剛過,周恩來就開始抓北方的抗旱。他指示國務院召集北方八省(市、自治區)抗旱會議。他自己到河北去,因為在北方八省中,河北的旱情更加嚴重。周恩來指出:“中央支援的重點是在北方”,“北方的重點又是河北”,對河北的情況心中有了數,才能對北方八省的整個工作做出恰當的部署。

  1月23日,周恩來到達天津。24日,他在聽取河北省委匯報農業生產情況后,指出:“抓生產先要考慮抗旱?!彼笫∥撠熑艘粋€一個地方去談,指導工作。周恩來指出:“對作物要進行研究??梢赃M行調查,能高產的作物,要種到有水或有墑情的地方,集中人力,集中肥料,不要分散開。到處都旱,到處都搞,結果效果不大。能種的地方要力爭種上,雨一來,馬上搶種,做兩手準備,和他們去商量。每個省委書記包一兩個地委,跟他們親自去談。先下去布置,早點布置,早做準備?!?/p>

  “中央對你們的要求是低的,去年你們搞了一百八十億,今年能搞二百億就了不起??墒?,你們要到下邊去,把生產隊發動起來,好的地方要豐收,差一些的地方要自保。每個公社、每個生產大隊都有豐收的,都有自保的,這樣就好了?!薄耙袃墒譁蕚?,天旱有五千萬畝豐收,五千萬畝平收,澇了你們山區還有二千多萬畝嘛,還有些地淹不了嘛。這樣,全省動員起來,你們再下去抓,冬閑抓一次,到了春耕鋤草再去抓一次,夏收時抓一次,然后再抓秋收秋種,一年抓四次。今年抓一年,一九六七年抓一年,一九六八年再抓一年,河北就有起色了?!币愫煤颖钡霓r業,地區之間的協作非常重要。周恩來指出,除了把邯鄲、邢臺、石家莊、保定、天津、唐山搞起來以外,要專門幫助一下衡水和滄州。石家莊幫助衡水,保定幫助滄州,這樣就好辦了。

  那時,農村的“四清”運動正以很大的聲勢在發展,各地負責人都以相當多的精力投入這個運動。針對這種狀況,周恩來強調不要光搞“四清”而誤了生產。他說,階級調查搞上十天半月就行了。他批評一個負責干部蹲在一個地方搞階級調查,半年沒有搞完,結果把別的工作都耽誤了。

  他還強調工業一定要支援農業,說:“東北還向中南要糧食,那是端著金飯碗討飯吃,那么大的工業不支援農業。天津也是這樣,石家莊也有東西,保定也有東西,還有唐山,一定有很多金銀財寶,不好好搞就會賣掉甚至很浪費?!彼髞矶啻握劦竭@個問題,說:“農業還沒有過關,工業也不算本事嘛?!薄稗r業負擔不解決,就是對農業本身、對備戰、對現在的工業建設也不利?!薄澳阒гr業,發展農業,也就支援了工業,供應它糧食,供應它經濟作物,供應它各種三類物資、山貨等等,很多好處。這樣才能使工農業結合得更好,互通有無。這就是我們掌握計劃、掌握生產的要抓這一個關,支援農業的關?!敝芏鱽磉€提出在農村中“非搞副業不行,要搞多種經營。養豬多的,除了出口、外調,還要自己銷一些?!敝芏鱽磉@樣細致、具體地指導農業工作,使省委的負責干部很受感動,也很受教益。時任河北省省長的劉子厚在自己的會議筆記上寫道:“周恩來這次來談,方法很活潑。他給我們鼓勁,叫我們給下邊鼓勁:天再旱,人總要活嘛,千方百計發動群眾,把地種上?!?/p>

  為了動員災區人民積極投入抗旱斗爭,減少災害所造成的損失,1966年1月26日,周恩來回到北京后,馬上參加正在召開的北方八省、市抗旱會議。從27日至31日,他七次聽取各地關于農業情況的匯報。在這次會議上,周恩來提出:中央、國務院和中央局一年至少要抓三次,八個省、市、自治區分為七個組,組長以外再配一兩個副組長。3月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成立北方八省農業小組的通知,通知宣布:農業小組組長由周恩來擔任,并兼任河北、北京組組長。會議結束后,他立即組織抗旱工作隊奔赴河北各地幫助工作。工作隊臨行前,周恩來規定了三條紀律:一看,二幫,三指揮。具體講就是:下去后,不能增加地方負擔,不要去指手畫腳。首先向當地干部、群眾學習,幫助地方工作,聽從領導指揮。他強調:工作組干部應該到生產隊和群眾共同勞動,通過勞動進行調查研究,取得生產知識,鼓舞群眾的干勁,不能因工作組的工作妨礙群眾勞動生產。隨后,他親自深入河北災區,領導組織抗旱。

  “你在楊橋也犯官僚主義啊”

  1966年4月1日晚上,周恩來乘座的專列緩緩駛入古城邯鄲。

  4月2日,周恩來在下榻的邯鄲市招待處主持召開會議,聽取華北局、河北省委、邯鄲地委關于抗旱救災情況匯報,會議從上午一直持續到深夜。周恩來對全地區布置4月底打7000眼井的指標表示懷疑。指出:當前首先是保麥收,保春播,打井應在麥收或秋收以后再進行。建設要一步一步走,欲速則不達。

  從4月3日開始,周恩來便在省、地領導的陪同下,深入縣、社、村莊進行實地考察。4月3日上午,周恩來首先視察魏縣漳河村,與該村干部、群眾進行座談。在談到“黨員”與“群眾”的提法時說:我反對把黨員和群眾分開來寫,要寫成黨員和非黨員,黨員和非黨員都是群眾。把非黨員寫成群眾,就認為黨員不是群眾,是站在群眾之上,比群眾高,這要改過來。黨員脫離了群眾,就變成了官僚。在詢問到打井情況時說:打井要注意配套,勞動力要合理安排。當天下午,周恩來沒顧上休息就到大名縣前桑圈村進行調研。

  大名縣地處冀、魯、豫三省交界處,是邯鄲地區的一個貧困縣,遭遇旱災后,這里的群眾生活更加困難。八省、市抗旱會議結束后,國務院就派了以國務院水利設計院院長王德政同志為組長的工作組,進駐了該縣的楊橋公社前桑圈村,幫助抗旱救災。

  前桑圈村距大名縣城約50華里,汽車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顛簸行駛,而周恩來卻在車中睡著了,他太勞累了。到邯鄲以前,他已連續視察了石家莊、邢臺等地。他憂民心切,每到一地都要親自聽取匯報,找群眾座談,到實地察看,晚上還要處理從北京轉來的大量文件,有時工作通宵達旦。這對一個年近70高齡的人來說是何等的辛勞。汽車司機師傅故意放慢速度,緩緩向前行進,好讓周恩來多休息一下。但車身仍然搖晃得厲害,坐在周恩來身邊的工作人員怕把周恩來顛醒,便用雙手將他慢慢地擁起,以減輕震動,好讓周恩來多休息片刻。這是一幅多么感人的情景。

  在前桑圈的大隊部,周恩來親切地與大家交談。在座的有河北省省長劉子厚、國務院辦公廳秘書長周榮鑫、駐該村的國務院工作組組長王德政及邯鄲地委、大名縣委的領導和該村的干部群眾。周恩來總理問大家:“這個村為什么叫桑圈?”老農民靖洪緒說:“俺聽老輩人說,這個村過去周圍種的桑樹多,所以就叫桑圈?!敝芏鱽砺牶笳f:“對呀,這話說得有道理?!苯又终f:“種桑樹好啊,葚子可以吃,桑葉能養蠶,好處很多,桑圈就可以種桑樹嘛!”周恩來轉過頭問靖洪緒:“你今年多大歲數???”“六十八?!敝芏鱽砺犃烁吲d地說:“咱倆同庚??!”

  周恩來拿起一個名單看了看問:“誰是監喜鳳?”

  “我是?!痹摯迮Р繒洷O喜鳳站起身答道。周恩來擺擺手示意她坐下,又問她:“上過幾年學?”監喜鳳不好意思地回答:“沒有上過學?!敝芏鱽黻P心地對她說:“要好好學文化,下決心學,一天學一個字,一年就學360多個字?!?/p>

  爾后,周恩來又問道:“你們村去年的小麥畝產多少斤?”當他得知由于旱災嚴重,小麥畝產只有100多斤時,他輕輕地自語道:“產量少得可憐??!”

  “你們村每個勞動日的工值多少錢?”周恩來問。監喜鳳答道:

  “一個勞動日一毛錢?!?/p>

  周恩來表情沉重地說:“工分值這么少,群眾的生活水平低得很啊?!彼甘九赃叺闹軜s鑫說:“這些情況你一定要記住,寫清楚?!?/p>

  “村里有幾眼井?”周恩來又問?!爸挥幸谎劬?,是三年前打的,現在還沒有配上套?!惫ぷ鹘M組長王德政答道。

  “前桑圈打機井三年沒有配上套,你知道嗎?”周恩來面對楊橋公社書記張文廣問道。

  “不知道?!眲偵先尾痪玫臈顦蚬鐣洀埼膹V如實地回答。

  周恩來不滿意地對張文廣說:“你是公社書記,怎么能不了解村中的情況呢?我在北京不了解前桑圈的情況犯了官僚主義,你在楊橋也犯了官僚主義??!”周恩來又面對大家說:“水利是農業的命脈,一定要抓好水利建設。前桑圈的群眾生活這么苦,連這眼井也配不上套,群眾怎么生活?”他指示在座的大名縣代理書記趙文惠和代理縣長閻洪法說:“縣里要想法幫助他們一下,盡快給這眼井配套?!苯又謱φ诼耦^做記錄的王德政同志說:“老王同志,你一定要帶好這個工作組,在這里連續搞三年,前桑圈搞不好,不要回去?!边@位國務院水利設計院院長王德政當即表示,堅決按周恩來的指示辦,不把前桑圈的水利建設搞上去,人民群眾的生活不改善,工作組決不撤離。但遺憾的是“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工作組被強令全部撤走。

  前桑圈的旱情、民情牽動著周恩來的心。他看著省地縣公社的領導,語重心長地說:“我早就說過,我們要恢復生產,首先得恢復農業生產,農業是發展工業、鞏固財政、搞好流通、外貿的基礎?!鄙酝A艘幌?,又將目光轉向縣領導講:“你們要從全縣實際出發,像這樣的村,全縣有多少個,在現有的條件下,找出一個補救措施,特別是水利建設,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搞上去,擺脫貧困的現狀?!?/p>

  周恩來指示前來的水利部副部長錢正英要水利學院派人加強對打井技術的指導;要求蹲點的國務院工作組幫助當地把機井搞好,配上套,搞不好不回去。當周恩來了解到漳河大隊三年沒有分配現金、人均口糧每日只有五點七兩、吃鹽零花錢靠賣雞蛋和自留地生產時,非常悲痛地說:我聽了很難過。周恩來對供銷社和信用社克扣生產隊的買棉籽款和化肥款表示十分的氣憤,講:供銷社就能扣錢,真是駭人聽聞。座談中,周恩來專心地與大家談話,忘了喝涼著的水。閻洪法縣長見水涼了,端起碗想把水潑掉另換一碗熱水,周恩來見狀急忙阻止說:“不要潑嘛,現在旱情這么嚴重,一碗水也能救活一顆苗,多增加幾粒糧食??!”接過閻洪法手中的碗,把水喝了。

  這時,天色已晚,工作人員在周恩來的耳邊輕聲提醒:“總理,該起身返城了?!?/p>

  “不慌啊,我來一回不容易,我還要去看看那眼井呢?!彪S即,周恩來招呼大家向屋外走去。

  周恩來一出門,發現在辦公處就近搭著一個防震棚,他用于指著那里問:“這是誰的防震棚?”

  “我們的?!惫ぷ鹘M組長王德政回答?!罢l給搭的?”“縣里通知,讓給工作組的同志搭防震棚?!北O喜鳳說。

  周恩來嚴肅地對王德政說:“群眾都住上防震棚了嗎?要等群眾都住上了防震棚你們再住。你們是國務院工作組,一定要給群眾帶個好頭?!?/p>

  4月的天氣仍然讓人覺得有些涼意,在屋里還好,出來就更顯涼了。周恩來看王德政沒有來得及穿外罩就出來了,他便轉身到屋里拿來外罩給王德政披在身上說:“老王,穿上、穿上,不然會著涼要感冒的?!?/p>

  司機要去發動車,周恩來攔住說:“不坐車,步行方便,可以多看看?!?/p>

  人們沿著坎坷不平的田間小道向機井走去。干裂的土地上麥苗長得低矮而枯黃。周恩來一邊走一邊不時地彎下身子,愛撫地扶摸著路兩邊的小麥,心情沉重地說:“沒水,這麥子怎么增產???”在人工打井架前,周恩來看到人們在飛快地蹬著輪子,他快步走上前去對他們說:希望在你們身上??!要注意安全。他又問身邊的王德政:“你們會不會?”“不會?!蓖醯抡卮?。周恩來囑咐王德政:“你們也要上去學蹬輪子?!?/p>

  視察機井回到村里時,街道上已聚滿了群眾,他們都懷著激動的心情,要親眼見一見敬愛的周恩來。周恩來主動向圍上來的群眾一一握手,當握住村飼養員監錫之的手時說:“你辛苦了,你一定要想法把牲口喂好,牲口是農民的寶??!”這個面朝黃土背朝天,干了大半輩子的老農,聽了周恩來的話,激動地流著眼淚說:“周恩來你放心,我豁出這條老命也要把牲口喂好?!?/p>

  周恩來要離開前桑圈了。前桑圈的干部群眾多么不舍得周恩來走??!他們隨著徐徐開動的汽車一起前行,周恩來從車窗伸出手向送行的群眾頻頻揮動。車子開遠了,人們仍然站在村頭向車子開走的方向眺望著。

  周恩來回到大名縣委的時候,正值吃晚飯的時間,他沒有吃為他專門準備的飯菜,而是走進廚房與大家共用便餐。

  晚上9點左右,周恩來又在縣委會議室召開會議,聽取大名縣負責人關于全縣抗旱和生產等情況匯報。

  會議室設備很簡陋,幾個舊沙發,幾把硬木椅子,幾張小長條桌,周恩來隨便地坐在一把硬木椅子上,工作人員遞上一張大名縣地圖。

  周恩來邊聽取匯報,邊看地圖。當縣計委主任馬洪臣匯報打井配套情況時,周恩來問:“你們全縣有電動機多少臺?”

  “38臺”。

  周恩來說:“你們有143眼井,要保證全部配上套,4月底能完成多少,計委要算清楚,配套工作不能落后??!”

  馬洪臣向中央領導匯報,本來就有點緊張,加上周恩來不斷提問,就更不知所措,弄得手忙腳亂,匯報也沒有條理了。周恩來風趣地說:“不要算得太簡單了,你這個計委主任我也能當??!”接著又說道:“你們計劃4月份打300眼井,有188盤井架,加上現有的幾副大鍋錐,我看完不成300眼。應好好計劃計劃呵!”

  當周恩來聽了用大鍋錐打井的新技術后講:“大鍋錐打井速度快,省棕片,為什么不提倡?”

  聽完了馬洪臣的匯報,周恩來說:“毛主席說,‘辦事要為人民著想’。你們一個大隊一眼井,646個大隊,就能打646眼,計劃不錯,問題是看看農民是不是有這個能力,應該好好計算一下,隊里自己能籌多少,仍差多少,要清楚。水利是農業的命脈,糧食上不去不行。把副業搞一下,多增加一點收入”。

  已是夜里11點了,周恩來依然精神飽滿,認真聽取匯報,并隨時指出不足,還不時指點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場的人無不為周恩來的工作態度、嚴細求實的工作作風所感動。

  趙文惠說:“今年的糧食,我們想完成二億斤,達到自給有余?!?/p>

  周恩來微笑著點點頭:“好呵!衛東(大名境內衛運河以東地帶)可以多種些紅薯、花生、多養豬收入大?!闭f到這里,周恩來看看在座的同志說:“毛蘇村產量高,要推廣他們的種田經驗?!?/p>

  時間又過去兩個小時,周恩來又聽取了縣社棉花收購、化肥供應等情況,最后他提高了一點語氣說:“大名府看來比我想象的還要苦啊。三類隊不能光當三類隊啊。大名府要翻身!”

  他對大名縣被抽調9000多人、3000多輛排子車上海河工程表示不滿,說:為什么調那么多排子車去?如果我是縣委書記,我就頂。我一直擔心海河上人多了,什么事太集中了不行。當他得知全縣至4月底準備打300多眼井后指出:打井占用很多勞動力,4月生產很忙,勞力占得多應考慮。會議一直持續到凌晨1點鐘。

  由于當時邢臺地區地震還時有余震發生,繼而波及邯鄲地區。為了周恩來的安全,縣委事先專為周恩來在縣委大院內搭起了一個防震棚。會議結束后,縣里的同志讓周恩來住防震棚,可是周恩來既沒有住防震棚也沒有住已安排好的招待所,卻住進了縣委一位辦事員的簡陋的宿舍里。

  夜深了,縣城里萬分的寧靜。人們都早已進入了甜甜的夢中。此時,周恩來的房間里仍然亮著燈光,他又在批閱從北京轉來的文件。誰也不知道他屋里的燈光是什么時候才熄滅的。

  第二天早晨,周恩來用過早飯后便告別了大名,前往臨漳縣視察。臨行前,他對大名縣的干部群眾說:“大名要翻身。我還要來看望你們的?!?/p>

  周恩來走后,根據他的指示,省委從保定地區調給大名縣打井機具200套,技術工人600名,邯鄲地區分給大名大小鍋錐機具90套。1966年年底全縣打井1272眼,糧食總產量首次突破二億斤,平均畝產比1965年增加了21斤。

  一年后,周恩來總理又委托國務院事務組組長王觀瀾特地來大名看望了當地人民。

責任編輯:陳紅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河北共產黨員網觀點。本站圖片文字內容歸河北共產黨員網版權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爆料熱線:0311-87908405 新聞郵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員查詢 本網法律顧問:陳淑琴 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今日重庆百变王牌开状 杭州麻将怎么算片子 时时彩走势图老时时彩360 代玩快三兼职有危险吗 二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彩票吗 56足球比分网 狗狗币官网 棋牌麻将平台 游戏欢乐升级 bbin真人荷官开户 6复式5肖多少组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询 排列5和值走势图 vr赛车体验描述 股票交易时间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