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共產黨員網 > 河北黨史 > 正文

【周恩來與河北】邯鄲調研知真情(4)

發布時間:2021-02-01 10:58:39來源:河北黨史網作者:新聞熱線:0311-87908405
分享到:

  “不要把食堂和社會主義制度聯系起來”

  周恩來公務繁忙,在邯鄲調查期間,曾兩次返京參加中央書記處會議和處理國際事務、接見外賓。而每次往返多是在夜間,一下車,就立即開始工作。5月2日,返回北京,立即研究中國代表團出席日內瓦會議的方案問題,出席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晚上接見參加中緬邊界聯合委員會第六次會議的緬甸代表團。次日凌晨一時趕赴邯鄲。5月10日午夜,又一次利用夜間離京去邯鄲。

  ◆邯鄲賓館

  5月11日至13日,周恩來繼續在邯鄲進行調查研究。為進一步了解情況,研究討論解決辦法,周恩來在邯鄲市交際處(現邯鄲賓館編者注)聽取了農村工作情況匯報,參加匯報的主要有中央在邯鄲地區的調查組組長謝富治、國務院總理辦公室副主任許明,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王維綱,河北省省長劉子厚等。河北省部分地、市、縣、區的領導也參加了匯報和討論。

  關于食堂問題的討論。謝富治首先匯報說,成安縣小堤西村黨支部副支書兩口子都互不敢說出不愿辦食堂的真實思想。周恩來說:“看鬧得多緊張呀!我原來也在食堂吃飯的,后因吃飯時間老趕不對,我就知難而退了。我們政治局的一些同志也沒有在食堂吃飯,這能說是非社會主義分子和反社會主義分子?所以,不要把食堂和社會主義制度聯系起來?!?/p>

  當王維綱匯報說,涉縣沿頭群眾要求退出食堂時,周恩來說:“我看了一個大食堂,一天需要20擔水、800多斤煤、四口大鍋、一套大籠、800多人吃飯,真亂!他們還蓋了一個新房子,還想蓋樓,真浪費!”王維綱接著匯報說,社員對散食堂很高興,說他們現在不吃冷飯了,不兩頭冒煙了,親戚也可以來往了。這時謝富治插話說,越搞得死,革命就越徹底。周恩來不贊同地說:“這是原始社會的方法,我們是要進入高級的共產主義社會,而不是退到原始共產主義社會?!?/p>

  ◆周恩來聽取伯延公社書記生產匯報

  當劉子厚匯報說,干部對散食堂有顧慮時,周恩來若有所思地說:“1958年時有物資,放開肚皮大吃,吃多了,食堂沒有底了,把理想當成現實了。1959年,河北提出少辦一些食堂,主席說可以自愿參加,辦的不好可以散。廬山會議的時候,河南提出,食堂非辦不可,還提出大搞食堂的優越展覽。我當時就懷疑,懷疑的不是糧食,而是燒煤問題,他們說可以用柴燒,我說還是不要展覽好。他們說物資豐富,條件都有了,可以這樣搞。后來主席說,河南是假的,是騙人的??礆馊瞬??廬山會議到北戴河會議,一致強調食堂要辦好,甚至自留地也不叫群眾要,收回來。伯延公社社員問‘自留地還收不收’?中國有句古話‘民無信不立’。我們搞了40年的革命,就是講的‘信’,如變動大就失信了。就食堂這一點講,是失掉信用了。因此,做事情要注意信用。做事情不能夸大,不能作假,做錯了就要承認錯誤,就要改正錯誤。錯和假性質不一樣,作假是品質問題,是黨性問題。涉縣沿頭團支部書記對我說,要堅持辦食堂,實際上他早已退出來了。揣摸領導喜歡什么就說什么,劉子厚這是最不好的,這種作風是要不得的。河北提出少辦食堂是對的,廬山會議時,對河北有壓力,這個問題中央有責任。今年中央發的《十二條》和《六十條》,都沒有解決食堂問題?!妒l》上說‘積極辦好,自愿參加’,還有什么政治進食堂,書記下伙房,糧食到食堂,指標到戶,這就把干部群眾給壓住了。河北在辦食堂上受過批評,現在給河北的同志解除思想負擔?!?/p>

  當劉子厚匯報說,現在散食堂關鍵在省地縣干部要解放思想,群眾早就想解散食堂。周恩來說:“現在是多數食堂散了,有人說,可能留下30%到40%,我看留下百分之幾到十還是對的,再多就有問題了。本來辦食堂是好事,現在成了怨聲載道。在伯延搞了個私辦公助,我認為可以,但現在看還不行,這樣搞,多數人會不同意,他們要說你們不公平,否則,就會都進來?,F在只用四個字,‘給予便利’,這比較好。還有一個主觀與客觀問題。有人說,單身漢一定愿辦食堂。反過來,也不是凡是單身漢都愿辦食堂,或都不愿辦食堂,什么事都不能絕對化。伯延有個單身老漢,比我大一歲,生產很好,就是一直不在食堂;有人說婦女愿辦食堂,我們說辦食堂解放了婦女,但我在伯延問了三個婦女,都不愿辦食堂(鄧穎超插話:胡喬木在東北調查證明,愿意參加食堂的是青年婦女、不愿做飯的,帶有孩子的婦女都不愿參加食堂);有人說,勞力少,兒女多,無人做飯者愿辦食堂,可是伯延張二廷就是不愿在食堂,干部說這人思想落后,我看不是;還有人說,孤寡戶愿意在食堂。我們過去對以上四種人愿意辦食堂的說法認為有道理,看來并不如此。所以說,什么事情不能絕對化,不能主觀片面。如何克服?就是調查研究?!?/p>

  當許明匯報食堂問題時,周恩來說:“對食堂問題設想一下,如果在高級社時對已經在自愿互助基礎上辦起來的農忙食堂給予便利,使其自愿地逐步搞起來,而不是全國一轟而起,那樣問題可能少一些?,F在愿意辦食堂的是極少數,但對愿辦食堂的人必須采?。阂皇歉鶕枰?;二是自愿結合;三是給予便利,便利不是叫他們占便宜,是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如借給他們房子、炊具等;四是照顧困難。這樣就不特殊了(鄧穎超插話:還要加上一條,有利生產)?!?/p>

  周恩來還針對群眾迫切要求解散食堂的現狀說:“我這次來是搞試點的,在伯延揭開了蓋子,大家都要求在麥前散完食堂,這個趨勢已定。問題是要不要一哄而散?特別是縣委的同志,要幫助社隊不愿散的同志卸下包袱,要防止簡單化。過去搞食堂是為了生產前進,現在散食堂也是為了生產前進,因食堂已影響了生產的前進,散食堂依然是前進,而不是后退?,F在思想已經解放了,省、地已下了決心,要求縣委的同志要慎重散好。但食堂不做好準備不散,準備工作要做好:(1)房屋問題;(2)爐具問題;(3)糧食加工問題;(4)菜地問題;(5)油鹽問題;(6)拉煤問題;(7)老弱孤寡挑水問題;(8)農村工作人員吃飯問題;(9)算帳問題??偟囊笫?,散要散好,保留的要留好。既要滿足多數人的要求,又要看到少數,注意對困難戶的照顧。要有利生產,有利生活?!?/p>

  匯報會期間,周恩來又派專人赴武安了解散食堂的情況,并在會上作了通報。如多少戶人家無人擔水,多少戶人家無煤燒,缺多少口鍋、刀、勺、爐灶都一一作了介紹,強調要幫助解決好。還對散食堂后社員節約用糧、生產積極性的調動等情況一一舉例說明,證明散食堂是符合現實和群眾愿望的,希望邯鄲的同志作個樣子出來給大家看。

  “搞供給制太早,那是將來的事情”

  關于供給制問題的討論。當謝富治談到食堂供給制問題時,周恩來說:“最近在湖南省發現,由于副食供應問題,他們的機關食堂分了四等:負責干部一等,一般干部一等,老年一等,娃娃一等。有的干部一家人在四處吃飯,過春節時想吃個團圓飯,管理員嫌麻煩就不干,后來省委書記處開了會才解決了。這并不是中央規定的嘛,有些事情是自上而下的把概念搞錯了。食堂是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決定于生產的發展。開始搞食堂,認為是對舊社會的改造有好處,后來看不適合于生產的發展。所以,什么事也不能看成是一成不變的?!?/p>

  周恩來接著說:“城市的街道食堂有的辦得好,可是問題也不少。搞公共食堂總比家庭費勁。目前,我們的經濟基礎還不夠,條件還不足??箲饡r,軍隊實行了全部供給制?,F在搞的是全民食堂,面很大,農民就有五億多,就是超越現實可能的?!?/p>

  周恩來又說:“現在家庭還是起作用的,即便到了共產主義社會,也不能一下子消滅家庭。實際上,在社會主義時期,家庭是一個基層單元,人是一個分子,這是不能缺少的?,F在還是各盡所能,按勞分配的時代,家庭生活并不妨礙社會主義,不能把家庭的作用看得太簡單了。有的地方在農村蓋了新房子,如徐水、安國就蓋了一些,集體住一個樓,弄得連個養雞、養豬的地方也沒有了,上下左右又沒有隔音設備,四鄰不安,這個問題很值得研究。特別是糧食沒有過關,生產還是手工式勞動的時代,家庭對于社會經濟的作用是很大的。農民最離不開家庭,如自留地就是家庭單元的一部分。叔叔和侄子把自留地伙在一起種就是這個原因。在城市也是如此,現在作統計時,戶還是一個單位的嘛,公安部門也還有專人搞戶口工作的嘛?!?/p>

  當謝富治匯報說,由于供給部分大了,群眾積極性調動不起來時,周恩來說:“供給制是從軍隊上學來的,徐水在公社化以后也搞過,并發過毛巾、肥皂等,不過物質基礎還沒有到那個程度,搞供給制太早,那是將來的事情?!?/p>

  在劉子厚談供給制問題時,謝富治說,現在補助也有平均主義。周恩來說:“要從生產出發,現在不從生產出發的作風是根深蒂固。原始共產社會物資少,而又平均分配,沒有私有觀念,一人一口,和螞蟻一樣,螞蟻只是王子多吃一點。我們是物資豐富起來的平等,不能干寡平,如那樣做,就是倒退,是反映了原始共產社會的影響。因此,政治掛帥必須和物質刺激結合起來?!?/p>

  周恩來在聽取許明的匯報時說:“對五保戶照顧是勞動保險性的社會福利,從公益金中解決,實際上是共產主義因素。福利事業,社會主義應當搞,工資福利要結合。福利也是供給制,我們今天說的是除了公益金以外的供給制是否還要,可討論。謝富治同志的報告中傾向于不要的。供給制問題也可能變,但還要討論?!?/p>

  關于所有制、糧食、評工記分和“三包一獎”問題的討論。謝富治匯報說,群眾光怕政策變,我到成安30天,包產已變六次了。周恩來說:“從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是一個過渡的時期,這個階段相當長。但不是停下來,而是我們變的太多了。有些事是可以定下來的,但也不是千年不變的,這是社會主義性質決定的。如所有制,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是不變的?!妒l》規定三級所有隊為基礎,至少七年不變。你們在武安搞試點,中央是點了頭的。伯延南北25公里,東西10公里,方圓是250平方公里,相當北京內城那么大。我說公社書記,你能管這么大?叫我管也得管垮。農村比工廠大的多,交通又不方便,不好管理?,F在硬要搞社有制(以公社為核算單位)有點早,是超階段的。我們主張不斷革命,反對革命停頓,同時又反對超階段?!?/p>

  在談到糧食包產和分配時,周恩來一再強調:“各縣委書記要仔細算算帳,農業多少戶,多少耕地,自留地除外還有多少良田,各種作物各種多少,畝產多少,照七兩吃需要多少?是短還是余?除了大隊調劑,農業人口用糧,棉區調劑和非農業人員用糧以外,可以上調多少?這是個大問題?!华劇?,糧食問題解決不了不行。生活方式解決了,生產不解決不行。不僅是邯鄲市,全國都是這個問題。食堂晚辦幾年不妨礙社會主義,最重要的是糧食問題,伯延公社張玉芹說,遠水不解近渴,現在沒有力氣,是否給我們調點糧食來恢復體力。我說這個問題不好答復。邯鄲過去是調入,現在是自給,最高調入過六億斤?!?/p>

  當討論評工記分問題時,周恩來說:“一天10分,什么都記分,結果工分值降低,干不干都是10分,這就是平均主義。包工包到組還是好的。有組還是有責任的,有的人有了病還是有人管的,有利于生產。評工記分大家都贊成,《六十條》說的不很清楚,是因為起草的人對這個問題不熟悉,這次調查清楚了。有的按活包工,包到隊的,包到組的,包到戶的,哪一個好,還要大家討論。但可以看到個趨勢,‘簽到制’不行了,死分死記不行了,但‘秀才’式的也不行了?!?/p>

  此時,周恩來還提醒大家談談糧食問題。與會同志對謝富治在成安搞的“人四工六”(即:人分四成,工分分六成)的糧棉包產、超產和獎勵糧分配談了看法。周恩來說:“這個辦法有意義,人四工六可以。棉花包產以內獎勵糧人四工六,超產部分的獎勵糧完全按勞分配。超產有兩部分,一個是超產值,一個是超實物。要肯定下來,超產棉的獎勵糧要全部給小隊,大隊不能留一點,全國都如此。棉花獎勵糧全部給社員。經濟作物的超產金額怎么分好?由下邊討論,我看還是一一八好(大隊、生產隊各一、社員八)。糧食超產獎勵如何辦?總的看,包產是中常年景偏低,有產可超,糧食超產部分要有個分成,全部給小隊給社員不行,這樣不能以豐補欠。余糧區可三一六(大隊三、生產隊一、社員六),大隊多拿一些,短糧區二一七(大隊二、生產隊一、社員七),實際上等于余糧區三七開,短糧區二八開。你們可再討論一下,到省的會議上最后確定。你們邯鄲總的短糧3.1億斤,還得節約……,問題就是麥收以后糧食不夠吃,只產4億7620萬斤,人夠吃三個月嗎?麥收以后要吃六兩半,比現在吃的還少,這正是忙時,要搶種,要鋤草,還要防汛?!?/p>

  當劉子厚匯報了全省糧食包產的情況后,周恩來說:“要很快把包產定下來,這樣就好辦了。一個是核實的產量可以出來,一個是可以把麥子收好,不然就要出現王二嫂拾麥子,一邊拾一邊偷的情況。還是把口糧定下來,超產獎勵,自留地不計征購,要很好宣布,這對生產、出勤、麥收分配都有好處,頂牛不行,給群眾說明,麥季產量少,吃六兩半,秋后可以補。群眾要求包死,產量高可以包死。實際上你把口糧定下來了,群眾就有個希望了,這樣實際上是包死了。產量包死了,口糧定了,就是超產那一部分不死,國家可以拿一些。第一年讓群眾百分之百地相信我們不可能,有個百分之五十到七十就可以了,我看有百分之五十就不錯,慢慢地把信用建立起來??诩Z不保證,不落實,群眾不澄底?!?/p>

  周恩來接著說:“信用還是由你們縣委書記去建立,我們不常來,承認錯誤的還是你們。信用失了二三年,說了不算,要恢復也得二三年??诩Z不保證,他首先不相信。包產問題很重要,你們回去要好好地搞,包產寧可偏低些,也不要頂牛。這樣,才能得到群眾的信用。群眾相信我們,生產就會搞好,生產積極性調動起來,秋后就會多收,這實際上是多吃少購。征購不能增加,要恢復生產力,人力、畜力、地力都是生產力?!?/p>

  在三天的匯報討論會上,除對以上問題作了重點討論外,周恩來還對山區林木分級管理、自留樹、自留山、耕牛處理、三類隊的整風、退賠和恢復手工業等問題作了重要指示。

  5月14日,周恩來及其調查組結束了歷時半個多月的調查研究,就要離開邯鄲了,邯鄲人民永遠忘不了周總理在田野、村莊,在農家場院、草房那一幕幕感人肺腑的情景。在農民家里,周總理坐在門坎上問寒問暖;在公共食堂里,周總理和人們一起吃糠咽菜……此時此刻,周總理就要離開他所牽掛著的人民,人們怎能不感動呢!這天,天下起了大雨,但邯鄲車站卻擠滿了從四面八方趕來給周總理送行的群眾,人群中不停地呼喚著:“周總理,您再來啊……”列車徐徐開動了,周恩來還站在車窗前向送行的群眾頻頻招手……車開遠了,邯鄲站早已不見了,但周恩來還站在車窗前,深情地望著邯鄲大地。

  令人欣慰的是,中央五月工作會議于5月21日至6月12日在北京如期召開,會議在充分吸收中央及各地調查組意見的基礎上,對《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草案)》進行了修改,制定了《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修正草案)》,取消了農民普遍反對的部分供給制和公共食堂。這其中不也滲透著周恩來的汗水和心血嗎?

責任編輯:陳紅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河北共產黨員網觀點。本站圖片文字內容歸河北共產黨員網版權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爆料熱線:0311-87908405 新聞郵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員查詢 本網法律顧問:陳淑琴 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四川快乐12分析软件 五子棋阵法大全26种 35选7开奖结果54期 bg视讯厅是不是假的 澳洲幸运10是国家开 中国福利彩票极速快3 广东快乐10分助手软件下载 ag电子技巧攻略 熟客温州麻将网络错误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PP真人 2021广东透码 北京赛车pk10稳赢规律 竞彩胜平负 北京赛车pk拾软件 股票风险与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