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共產黨員網 > 河北黨史 > 正文

【周恩來與河北】邯鄲調研知真情(2)

發布時間:2021-01-28 10:24:16來源:河北黨史網作者:新聞熱線:0311-87908405
分享到:

  “不要怕見群眾嘛”

  1959年6月3日,周恩來視察了邯鄲宿風煉焦廠、峰峰二礦、馬頭煉鐵廠。6月4日,又來到邯鄲鋼鐵廠、國棉一廠等單位調研。他最關心的是鋼鐵生產情況。他召集邯鄲地區十三個煉鐵廠的黨政負責人座談,要他們詳細匯報鋼鐵生產的質量、分配情況和存在的困難。他不時地插話,仔細詢問:生鐵是否爐爐化驗,是否分類編號、分類外運?焦是自己煉的嗎?他在提問時,就像一個內行的冶金專家一樣。他要求省市負責人在礦石、焦碳的分配上要搞好各廠之間的平衡,注意抓重點、保重點。他指出,邯鄲在河北省說來很好,交通發達,發展前途大,是河北省的鋼鐵小中心,一定要搞起來,要提高質量,不要圖快,要拿出好生鐵來,貪多不好,要多快好省。他還就工人工資和鐵的價格問題做出指示,工廠向公社替工人交款不應該,這樣加大了國家的開支;關于工人,今后凡是技術工人可改為固定工,不這樣技術不好過關,固定工實行工資制。關于鐵的價格和鐵的補貼問題,周恩來明確指出,已經掙錢獲利的單位就不應當補貼了,繼續補貼不合理,要分別情況,賠錢多的單位,可以把它停下來,成本差不多的,可限期補貼,基本上不賠錢,就不必再補了。

  

  ◆周恩來視察峰峰二礦簡易洗煤廠

  周恩來不僅聽匯報,還進行實地調研。當他走進邯鄲國棉一廠時,發現工人們站在蒙蒙細雨中夾道歡迎,急忙對大家說:“趕快進屋去,趕快進屋去!”當周恩來一行來到車間時,老工人劉銀堂很想上前與周恩來握手,可自己滿手油污,想找塊布擦一下,這時周恩來已握住了他那長滿老繭的手。這位普通工人感動得眼含熱淚,不知該說什么才好。在廠辦公室里,當介紹廠黨委書記林桂景時,周恩來問:“哪個桂?哪個景?”等詢問清楚后又說:“桂林之景??!”一位工程師名叫于六洲,周恩來笑著說:“你比五大洲還多一大洲呢?!比缓笥志唧w了解了廠里的生產情況,工人的生活情況。大家和他在一起,沒有陌生的感覺,像置身于同事、朋友、長輩之中。難怪有一位老太太把他當作自家親戚。那天從廠里出來,周恩來到職工張寶珍家訪問,周恩來問老太太:“糧食夠吃嗎、房子夠住嗎?有什么困難?”當周恩來上車后,老太太問兒媳:“咱們家哪來這樣的親戚,還坐著小汽車?”張寶珍說:“那是咱們的周總理?!崩咸ゎ^就去追汽車,想再目睹一下周總理的風采,可車已走遠了,她自言自語地說:“周總理,一個中央的大官兒,到我家看我一個老百姓,這不是在做夢吧!”

  這一天周恩來去烈士陵園給烈士們敬獻花圈,出門的時候門口擁著很多人想見周總理。為了安全起見,保衛人員想讓周總理從后邊的門出去,可周恩來說:“不要怕見群眾嘛?!眻猿謴恼T出去,和2000多名群眾見了面。

  

  ◆周恩來到邯邢冶金礦山管理局礦山村鐵礦視察

  6月5日,周恩來又召集邯鄲地、市委等負責人研究解決六河溝煤礦和岳城水庫問題。他指出,去年大躍進,不少地方否定了老農的經驗,這就不好。工業是主導,要起帶頭作用,工業也不只是鋼鐵,有帥就需有兵。四大指標我們要盡最大努力,爭取完成。實在完不成,政治上要受一點影響,但還可以理解,少搞點工業,還不要緊,農業搞壞了就不安定,對農業必須重視。工業交通方面,指標不當的要壓一下子,生產和基建,要先壓基建。邯鄲是個好地方,有工業發展前途,但不要走得太快,快了農業跟不上。關于岳城鎮水庫,將來勢必要修的,開煤要服從水庫,沒有糧食人心不穩,要重視水利。早在4月5日,周恩來視察岳城水庫時,在聽取了水庫負責人的匯報后說,水庫要防洪、灌溉并重。在干旱年份灌溉比防洪重要,在豐水年份防洪比灌溉重要,這是辯證唯物的觀點。過去搞水庫只管防洪,不提灌溉是不對的。修水庫,要全面規劃、綜合經營、綜合利用,灌溉、防洪、水土保持全面搞,又工又農,又要造林。水利部門要負責到底,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綜合經營是方向。要好好研究一下,灌溉要考慮生產,農業用水時應放大些,集中放,不能平均算帳。當周恩來得知水庫主壩內有一段是用水中倒土的方法筑成時,說這不保險,要特別注意這一段。為了對子孫后代負責,要把水中倒土的情況詳細地記錄下來,突出地寫在工程檔案的明顯地方。不要向后代隱瞞我們的缺點。在談到地震問題時指出要設法探索其規律。河北地震付出了代價,要抓住不放,地震預報世界上還沒有解決,為什么我們不能先解決呢?也可能我們這一代解決不了,下一代可以解決,我們一定要解決它。

  “深入下層、深入群眾、認真進行調查工作”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是中國人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艱苦歲月。那時,由于“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左”傾錯誤的一再發展,再加上當時的自然災害,本希望盡快改變我國一窮二白面貌而熱火朝天地奮戰在各條戰線上的人們,怎么也沒有想到一種與主觀愿望相反的災難卻悄然來臨。國民經濟比例嚴重失調,生活日用品極為短缺,市場供應緊張,人民生活甚為困苦。更為嚴重的是農業生產遭到極大破壞,農副產品產量急劇下降,饑荒橫行,農村人口死亡增加。黨和人民面臨著最嚴重的困難。嚴重的困難教訓了人們,全黨逐步清醒過來,決心認真調查研究,糾正錯誤,調整政策。

  1960年11月,中央發出《關于農村人民公社當前政策問題的緊急指示信》。緊接著,12月24日至1961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會議討論1961年國民經濟計劃,總結近兩個月來各地區整風整社試點的經驗,作出《關于農村整風整社和若干政策問題的討論紀要》。會議確定1961年所有社隊都必須以貫徹執行緊急指示為綱,進行整風整社,徹底檢查和糾正“共產”風、浮夸風、瞎指揮風、干部特殊風、強迫命令風,徹底清算平調帳,堅決退賠。在這次會上,毛澤東主席提出大興調查研究之風,1961年要成為實事求是年。1961年1月14日,中共八屆九中全會在北京召開,全會正式通過對國民經濟實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集中力量加強農業戰線,貫徹實行國民經濟以農業為基礎,全黨全民大辦農業、大辦糧食的方針,努力搞好綜合平衡。全會的指導思想就是:毛澤東主席提出的“大興調查研究之風”和“今年搞個實事求是的一年”。毛澤東主席在18日全會的最后一天再次強調:“希望今年這一年,一九六一年成為一個調查年,大興調查研究之風?!彼f:“大家回去實事求是地干,不要老是搞計劃、算帳。要搞實際工作,調查研究,去督促,去實踐?!?/p>

  全會以后,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領導人紛紛深入基層,調查研究,調查的重點集中在農業問題上。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3月,在毛澤東主持下,制定了《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草案)》(簡稱農業六十條)?!稗r業六十條”對于糾正農村中的“左”傾錯誤,改進工作,是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它仍然保留了廣大農民普遍反對的部分供給制和公共食堂。這表明當時黨中央對于農村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了解得還不透,仍然面臨著深入農村,調查研究,切實糾正農村中存在的問題。正如3月19日,周恩來在廣州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在中南和華北小組會上發言時所說,這些年對許多問題“所以如此不摸底,不落實,沒有留余地、藏一手,除了我們對于復雜的社會主義建設工作沒有根據總路線和兩條腿走路的方針,拿毛澤東思想不斷地總結經驗,提高自己以外,最根本的一個毛病就是沒有依照毛主席的要求,深入廠礦農村,進行系統調查、典型試驗、反復研究、認真核實,便輕率從事,這就不可能做到‘情況明、決心大、辦法對’了?!?/p>

  他說:“要改正這些缺點錯誤,必須從深入下層、深入群眾、認真進行調查工作入手?!痹鯓娱_展調查研究呢?周恩來是這樣回答的:“我們下去調查,必須對事物進行分析、綜合和比較。事物總存在內在的矛盾,要分別主次;總有幾個側面,要進行解剖。各人所處的環境總有局限性,要從多方面觀察問題,一個人的認識總是有限的,要多聽不同的意見,這樣才利于綜合。事物總是發展的,有進步和落后,有一般和特殊,有真和假,要進行比較,才能看透。下去調查,要敢于正視困難,解決困難。一個困難問題解決了,新的困難問題又來了。共產黨人就是為不斷克服困難,繼續前進而存在的。畏難茍安,不是共產黨人的品質。我們下去調查要堅守毛澤東同志的三條原則: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集中起來,堅持下去,堅持真理,修正錯誤。這就是民主集中制,它不但是組織原則,也是工作原則。智慧是從群眾中來的,但對群眾的意見領導方面還要加工,然后回到群眾中去考驗,在這基礎上再加工。脫離我們的基本階級群眾,就會喪失黨的基礎。尾巴主義,隨著群眾跑,就會放棄黨的領導。目前的毛病,還是我們發號施令太多,走群眾路線太少?!?/p>

  4月25日,中央又通知各中央局、各省、市區黨委召開5月工作會議,并要求在會議召開之前,用10天到15天的時間,對農村中的食堂、糧食、供給制等問題,進行重點調查,傾聽群眾呼聲,向群眾尋求真理。

  長期肩負國務院總理重任的周恩來,時刻牽掛著人民的溫飽疾苦,他深知最近一個時期農村中的混亂狀況,為廣大農民的困苦生活而憂心忡忡。4月28日至5月8日,他率工作組親臨邯鄲農村,走街串戶,了解民情,掌握來自農村的第一手材料,為切實解決農村中存在的問題而奔波忙碌著……

  4月28日,周恩來在處理完繁忙的工作后,不顧疲勞,于午夜趕赴邯鄲進行調研工作。周恩來來到邯鄲后,首先聽取了先期到達邯鄲進行調查的中央調查組組長謝富治、國務院總理辦公室副主任許明及河北省省長劉子厚、邯鄲地委書記龐均等的情況匯報。5月1日,與邯鄲人民共慶五一勞動節并接見了邯鄲市勞動模范。然后就親自深入到武安縣伯延公社進行調查研究。

  “你以后不要叫我總理,叫我周恩來”

  1961年5月3日,周恩來初到武安,首先聽取了一些領導干部的匯報,掌握了一些基本情況。但他深知幾年來浮夸風在農村盛行,許多干部群眾怕被扣上“給社會主義抹黑”的帽子,不敢講真話,有些干部把群眾吃不飽飯這樣的大事都說成是“前進中的困難”。為此,周恩來決心深入實際,細心調查研究,擷取第一手材料。他先后視察了武安縣伯延公社的食堂、拖拉機站、供銷社、飼養場,走訪幾十戶社員家庭,同30多位社、村干部和群眾進行了交談。他在路上也好,挨家挨戶去訪問也好,都是問農民為什么吃不飽,為什么大鍋飯不好,調動不起來農民的積極性。他看到肩上挑擔子的,要試試看。他到社員家中看到的情況令他十分震驚。他后來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說:除了樹葉、咸菜、野菜以外,就沒有東西了,硬是沒有存糧。武安在抗日戰爭時期曾是八路軍晉冀魯豫軍區所在地,當地群眾為支援八路軍打擊日本侵略者作出過重大貢獻??吹竭@里的鄉親們仍舊這樣貧困,周恩來感到十分痛心和內疚。

  在伯延公社,他廣泛聽取群眾的意見,多次與公社、大隊、小隊的干部和社員群眾談話,張二廷就是其中的一個。

 

  ◆周恩來在武安伯延公社與社員進行交談

  張二廷是伯延公社先鋒街的貧農社員,1960年愛人病故,留下四個孩子,大的13歲,小的只有三歲,老少五口人擠在公社拖拉機站旁的一間屋子里。他的住處恰好鄰近周恩來停車場。周恩來利用會前會后、飯前飯后的時間,常去他家看看、坐坐、拉拉家常。張二廷也不失農民忠厚耿直的本色,向周恩來反映了不少真實情況。

  可是,有這么一天,張二廷躺在炕上,回想前一天開會時大多數人說的假話,自己卻說了許多真話,區社干部似乎不大滿意,散會后左鄰右舍忠告他說:二廷,你不想活啦?一直要說哩,你招呼著點,總理不咋著你,區里的人還不知咋著你哩。想著想著,忽然,聽到門外有人喊:“二廷在家嗎?”二廷一聽是周恩來的聲音,就故意把身子一側,面向墻壁,佯作睡著。這時隔壁木匠鋪的人告訴周恩來:“二廷在家哩?!敝芏鱽硗崎_了屋門,走到炕邊,發現張二廷在睡覺,就拍了一下張二廷的腿說:“二廷疲勞了?”張二廷坐起來說:“不疲勞?!薄澳悄阆挛缛ラ_會吧,會上見?!敝芏鱽碚f完轉身走了??傻搅讼挛玳_會的時候,張二廷卻躲到地里干活去了。周恩來發現張二廷沒來開會,就派人去地里叫他。二廷對來人說:“我不去了?!薄澳悴蝗?,你當是公社開會?你要不去,我也不好交代呀!”二廷見來人為難,才慢騰騰地扛起撅頭,向會場走去。

  周恩來見二廷被請來了,站起身來拉他坐下,還誠懇地告訴他:“你以后不要叫我總理了,叫我周恩來?!睆埗⒁娭芏鱽響B度如此懇切,不好意思地說:“今天我要少說,傷風感冒了?!薄澳阋膊粋L,也不感冒,你有了糊涂思想?!敝芏鱽硎种锌系剡@樣反駁著。張二廷順水推舟地說:“干脆我就糊涂糊涂吧,你老叫我說,我凈說真話,公社、區里干部都在哩,你把他們的職撤了,對我有啥好?你管著全國的事,你走了,我還有命嗎?我說了那么多話,那有不說錯的嗎?說錯了,人家把我逮起來,你在北京咋知道?”二廷一個勁地向周恩來訴說著自己的苦衷?!澳愦竽懻f吧,沒事,說錯了也不逮捕你,以后有機會我一定來,如果自己來不了,也一定會每年都要派人來看看你?!敝芏鱽淼姆胃?,打消了張二廷的顧慮,他暗暗地說,周總理這個人好到底啦,我為說實話死上十萬八千次也值得。周恩來沒有失信,從1961年一直到“文革”前夕,他年年都派人到伯延調查,并且代他看望這位敢說真話的農民朋友。

  在周恩來和張二廷之間,還有這樣一件事。有一回,周恩來去探望張二廷,發現他孩子多,生活困難,又沒有家庭主婦料理家務,就對二廷說:“你撫養不了這么多孩子,讓我領走兩個吧?大了再讓他們回來?!薄爸芸偫?,你管國家大事,不給你添麻煩了,讓我自己領著吧?!边@件事過了20多年后,張二廷已70多歲,孩子都成家立業了,但是每當人們說起此事時,孩子們還埋怨這位慈母般的父親當初為什么不讓周總理領走自己哩。

  在伯延調查期間,周恩來交上的朋友何止張二廷一人。有一位叫郭仙娥的婦女,她老伴生了病,周恩來知道后就去探望。當周恩來邁進她家房門時,她老伴還在炕上躺著。兩個孩子見周恩來來了,就跑進屋喊道:“爹!你快起來吧,周總理來了?!甭犝f周總理來了,郭仙娥老伴急忙支撐著身子要起來,周恩來見他起身困難,就去攙扶他,還把他的布鞋從柜底下拿出來,放在炕頭的爐臺上,然后幫他穿好,周恩來這才關切地問:“身體欠佳嗎,生活怎么樣,在家吃飯好,還是在食堂好?”老漢由于激動不已,一時答不上話來,郭仙娥趕忙回答說:“我們不敢說食堂賴?!敝芏鱽碛纸又鴨枺骸盀樯对诩页燥埐桓∧[,在食堂吃飯就浮腫?”在場的人都沒敢吱聲。周恩來見他家剛剛從食堂打來了代食品窩窩頭,就走過去看了看,心事重重地回身走了。

  周恩來在伯延考察期間,無論工作多忙,身體多么疲乏,都要擠出時間到田間地頭去看看,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既是實地考察,又是呼吸新鮮空氣,驅散疲勞。

  有一天,周恩來和縣、社干部在伯延的公路上邊走邊談,無意中發現路兩邊的樹只有軀干和枝條,不見樹葉,就問樹葉哪里去了?干部們隨口應道:“讓羊吃了?!边@時,恰好路邊有個放羊的女孩聽到了干部們的回答,以為干部們怪她沒有管好羊,吃了樹葉,就歪著頭用反駁的口氣說:“羊還能上樹嗎?”在場的人聽了小姑娘的反問都發出了不同含意的笑聲。實際上人們都曉得樹葉都叫人吃光了,只是干部們怕挨批評不敢說實話。周恩來雖然沒有直接批評干部們,臉上卻有一種像自己吃了樹葉一樣的苦澀表情。

  當周恩來走到拖拉機剛剛翻過的土地時,發現有的棉花茬還沒有被耕掉。為此事,回村后他專門在拖拉機站召開了會議。上午8點,周恩來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拖拉機站。大家看到周恩來來了忙放下手中的活,圍攏過來向周恩來問好,周恩來同在場的人一一握手。有位女拖拉機手見周恩來站著和大家說話,就搬來一把椅子讓周恩來坐下,周恩來卻把她按在椅子上,自己坐到了門坎上。然后周恩來問:“你們誰是站長?”“我是?!闭鹃L站起來回答?!澳銈優槭裁锤夭桓艋ú??”“因為耕得快?!敝芏鱽硪娬鹃L被問得太窘迫,就掉轉話頭說:“每天耕地給你幾個窩頭?”“五個”?!澳闶遣皇前迅C頭帶回去給小娃娃吃了?”“是”。周恩來還逐個問過姓名、年齡以及生活情況。最后,他對拖拉機站的同志們講:“群眾盼拖拉機盼了好幾年啦!耕地時不要留花茬,要保質保量,要不群眾就不相信機械化啦!”

  5月6日,周恩來在伯延供銷合作社開完了干部群眾座談會后,準備起程返京。四鄰八鄉的群眾都趕到供銷社門前有叫“八寶坑”的地方,想目睹國家總理周恩來的風采,也是給周恩來送行。保衛人員見此情景,征求周恩來意見說,是不是把群眾攆遠點?周恩來不滿地說:“群眾來看我周恩來,大家能不給我讓條路?把群眾攆走不行?!闭f話間,他邁出了供銷社的門坎,繞場半圈,向群眾招手致謝。突然間,有一個叫馬三運的社員從人群中擠到前面,跪在周恩來面前喊道:“周大人你來了!”說著就把浮腫的腿伸給周恩來看,走在后面的鄧穎超同志一步跨到前面,把馬三運扶了起來,還用手按了按他的腿,并囑咐他要增加營養。事后,周恩來派人給他送去五斤面、三斤油和二斤營養粉。

責任編輯:陳紅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河北共產黨員網觀點。本站圖片文字內容歸河北共產黨員網版權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爆料熱線:0311-87908405 新聞郵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員查詢 本網法律顧問:陳淑琴 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一分赛车6码图解 华人彩票平台官网 下载重庆时时彩 青海快3十大规律 足彩半全场怎么玩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视频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10分常见组合 im体育下载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apk 彩票合买软件微信 ag真人游戏如何玩? dg视讯游戏网址 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是骗局吗 188竞彩足球比分首页